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数码

尉迟道坤让教育成为跨产业的入口级应用

数码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7 04:24:53

这些站在教育以外看教育的观点发出后,引发许多教育行业人士热议。有人认可,“不能把希望寄托于现在的教育巨头,由于它们的惯性思惟已经刹不住车,应重新开天辟地。”有人拍砖,认为不过是在为教育行业泼冷水,这些观点放之四海而皆准。

本文主要谈到了上市公司跨界做教育和教育产业投资等问题。尉迟道坤曾任TCL团体旗下首席战略官,负责战略研究、文化教育产业投资,操盘过量个教育项目的投融资工作,目前是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基金创始合伙人,国家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运营者。同时兼任多家上市公司战略顾问和多地创业孵化器导师。

结合多年做教育投资的经验以及对教育行业的期望,他提出,教育基金做投资时,不能总想着“掐尖”,而是要去投资在这个领域内有技术、有前瞻性、对整个行业有引导性质的公司;另外围绕生态圈做投资布局时,可以跳出教育做生态,而不是只在教育内做生态。

跨界教育成功机会不大

目前很多上市公司通过投资并购或设立教育产业基金跨界做教育,但它们更多是为了打上教育的概念,提振股价,而不是想用做实业的方法提升教育业务含金量,提高教育行业水平。

纯洁从金钱的角度来说,教育的贡献力很弱,对它实业的振兴效果不大。也许要经过三五年乃至十年,教育才能渐渐的成为这些上市公司业务中的一个重要板块。

在我看来,如果一个实业去做教育,成功的机会不大。缘由以下。

第一是战略问题。教育在企业中的地位,到底是牵引性,还是从属性?如果把教育当作一个配件去运作,哪怕公司花再多精力,配再多资源,也成长不起来。

第二是基因问题。做实业的基因与做教育的思维完全不一样。比如评估一个项目时,教育项目与实业项目所看的指标不一样,那就不能放在一个团体里面进行考核。如果大家都放在一起进行考核,那教育业务也许永远都是被排斥的那一端,或者说是没有所谓的话语权。

这里面所有的错误都在于,本来教育应该是女一号,却非得让她当配角。所以,我认为教育不能当配件,而是要用教育的思维做顶层设计,去牵引实业发展,这才是做在线教育的一个机会点。

投资时,不能总想着“掐尖”

教育领域是很缺钱的。

其他产业成立的基金数目都是百家以上,比如IT领域,医疗领域,体育领域,电商领域等,但目前教育基金加起来只有三十多家,很多投资人认为教育存在意识形态,不愿意跨进来。

总结起来,目前教育基金存在以下几种类型。

第一种是投机型基金

即什么赛道热就炒什么,追求所谓的风口,从O2O、一对一、直播,人工智能……,没有明确的投资导向,没有深度的行业研究,完全是机会主义;

第二种是PE基金

即以并购或IPO为目标,不管是教育上市公司发起的,还是传统产业以转型为目的,基本还是收割的概念,掠夺优质教育资产,为上市公司做资产配置;

第三种是VC基金

即我们通常说的创投资本或风险投资,这类教育基金看起来数量多,整体有百多亿规模,但绝大多数不专业,单个基金体量小,投资方向散乱,很难孵化出有质量、有规模的项目。

资金规模少,又不花钱,那基金功能等同于形同虚设,这种情况下,怎么可能投出教育的未来?

显然,这其中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是,这些上市公司做投资都是在掐尖,即找那些营收范围几百万以上,成立两三年的公司。或许投资并购以后,这些标的贡献了一部分营收,但是它没有持续可发展性。因为他赚的是存量市场的钱,上市公司也没有对并购的教育企业进行再投入。

基金去投资的时候,眼光应当更长远一点,不能总想着掐尖,而是要去投资在这个领域内有技术、有前瞻性、对整个行业有引导性质的公司。或许所有基金都有进入与退出的年限,都可能会急功近利,但是教育还是应当有一点担当,应站在稍微高的维度去牵引行业的发展,去宣传那些前瞻性的好苗子与发展方向,去宣传良好的舆论氛围和投资氛围。

目前来看,教育领域做天使投资或VC的还是太少了。

我们应该跟其他行业学一学。当年滴滴不赚钱,为什么有人投滴滴?当年淘宝不赚钱,为什么有人投淘宝?很多业务看起来不赚钱时,也能有资金看中它未来的发展前景,教育行业需要的就是这样一批基金。如此,这个行业才有机会。

现在是有想法的人没钱,有钱的人没想法。教育基金的范围还是太小了,如果规模大一点,数量多一点,投资范围广一点,那在线教育还是有很多机会的。否则,我们的在线教育只是国外在线教育五到八年以前的倒影,都是他们几年前玩剩下的。

基本上,一个行业如果没有两三百家基金,那末它形成不了范围。在教育行业,我预测5到八年有可能达到这样的规模。

投,还是不投?

谈谈我做投资时,具体从哪些纬度判断一个公司?

第一个维度可以称为出发点理论。即这个公司所做的事现在可以是萌芽状态,但是我需要判断它在三五年后是不是能成为行业标配?比如农村电商、海淘都是几年前有机会,但现在投就没有意思了。

第二这个公司能否50倍、100倍的增长?这需要看有没有核心的技术,比如教育领域要看视频人工智能技术、以测评为中心的自适应技术以及物联网技术等,如果它有这种核心技术,那说明它能走的更长远。

第三是商业模式,即能不能在客户、渠道、产品3者之间算出一个稳定的指数增长模型。这不是说拉面那种生意模型,卖拉面叫生意,今天卖一百碗,明天还是这个数。企业需要增长性,比如如果今天人均贡献五块钱,后天可能人员增加五十倍,或人均贡献5百倍,这就符合指数模型。

第四是运营管控,即企业有没有一个很好的运营管控系统与绩效管理系统。如果管控跟不上,前面说的再好也履行不了。一个组织部门有没有内部绩效管理系统?围绕关键指标与关键结点,有没有跟踪系统?如果有,那说明这个团队即使换人了,也能保持正常的运转,这类企业能走的更长久。

让教育成为跨产业的入口级运用

我做投资时,也是围绕生态圈做布局。但我理解的生态圈是要跳出教育做生态,不是在教育内做生态。

投资内容、渠道等是形成一个小生态,这只是解决发展问题,解决不了增量问题。我希望能够更多地站在增量角度去投资,做行业的扩充,比如教育怎么去服务于半导体行业、汽车行业、轨道交通行业等。

以轨道行业为例。很少有人用教育去占据轨道市场,大部分都是以企业学习、培训这类方式。但我认为可以建立一个学分银行机制,买通高职高专、运用型大学与企业员工培训的课程体系,把它做成一致化,毕生化。

具体来说,学校里学生大三、大四学的课程就是企业里面内训的课程,学生在学校里的学习状况可以构成一套成绩单,而这个成绩单可以终生被企业所认可,这样就能打通校内与校外的关系。

虽然现在很多人在做职业培训,但是这叫订单生产或者拜托培养,培养完,学生就只能去这个企业,是一对一线性关系。而我所讲的是搞一对多、多对多的关系,是从源头端为这个行业培养人材,最好是成为整个行业的人材输送端。比如可以联合20多家高校与铁路局,开发出一套既服务于学生也服务于铁路系统工作人员的课程。

我希望建立起这样一个公共服务这套体系,这叫跨界。如此,教育就是这个行业的主导身份了。

总体来说,投资就是要做最难的事,要有三五年的格局跟布局,要赚未来的钱。现在不赚钱没关系,我希望三五年以后能形成一个教育的增量市场。

推荐阅读:

尉迟道坤:其他行业已经天翻地覆,教育领域仍裹足不前

南京做假体隆鼻医院哪家好
继发性癫痫可以治愈吗
扬州专治男科的医院

相关推荐